第657章 压倒性的优势

作品:《陈飞宇苏映雪

????“飞宇,你在笑什么?”

????闻诗沁眼见陈飞宇摇头轻笑,心里一阵好奇,这都已经到生死关头了,陈飞宇竟然还能笑得出来,真是……真是心大。

????“没什么。”陈飞宇眼见闻诗沁满脸担忧的样子,轻轻在她脑袋上揉了下,嘴角露出温醇的笑意,道:“放心吧,有我在这里,你和闻家都不会出事。”

????闻诗沁一愣,只觉得陈飞宇的笑容就像刺破黑暗的阳光,莫名心中一暖,原先充溢心间的担忧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????她不知道陈飞宇为什么这么有把握,但丝毫不妨碍她心中充满安全感,不由重重点头!

????童一凡原本被目前严峻的形式吓得双腿发软,等听到陈飞宇这番话后,当即嗤笑一声:“现在情况危急,你陈飞宇不过是秋后蚂蚱,已经自身难保,有什么资格来保住整个闻家?真是大言不惭!”

????“闭嘴吧。”陈飞宇眼角轻瞥他一眼,淡淡道:“我说过,我不屑于向白痴解释。”

????“放肆!”童一凡勃然大怒。

????就在这时,场中情况突变。

????左崇亮哈哈大笑起来:“端木兄作为中月省赫赫有名的强者,竟然也会学一些鼓噪唇舌之人来挑拨离间,着实罕见,看来端木兄已经认识到现在形势的严峻性了,可惜,就算你有三寸不烂之舌,也没办法挑拨我跟江家主之间的关系,所以,你去死吧!”

????说罢,左崇亮突然出手,宛若雷霆闪电一般,霎时间出现在端木永安跟前,一击手刀,激起强烈刀罡,向端木永安脖颈处斩去。

????端木永安早就心存戒备,当下虽惊不乱,右脚猛踏地面,脚下坚硬的青石地板“噼里啪啦”纷纷碎裂,轰然一拳向刀罡迎去,同时大喝道:“好你个左崇亮,果然卑鄙!”

????两人实力接近,彼此交换一招,不约而同被对方的内劲冲击得向后退去,心中各自凛然,惊讶于对方的深厚实力。

????与此同时,江天力和他身后的三位宗师强者也有了动作!

????只见那三位宗师强者,似乎是约好了一样,不约而同向华胤、端木晗等人攻去。

????其中,一名宗师后期强者与一名宗师中期强者联手进攻华胤,最后一名宗师中期强者则攻向端木晗。

????端木永安脸色大变,端木晗不过是区区“半步宗师”而已,就算再加上华胤在旁保护,也没办法抵挡住三位宗师强者的联手进攻!

????“退下!”

????端木永安立即大喝一声,脚尖在青石地板一点,已经转向跃去,想要一举将对方三位宗师强者全部击退。

????“端木兄,你的对手可是我啊。”

????突然,江天力嘲讽声音响了起来,同时端木永安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劲风向背后涌来!

????赫然是江天力趁此机会向端木永安后背攻去,不求击伤端木永安,只需要阻止端木永安救援就行。

????端木永安脸色微变,面对江天力这一拳,如果他不及时回身防御的话,怕是会被直接打成重伤,到时候别说救援端木晗了,怕是连他都会死在这里。

????一念及此,端木永安一咬牙,猛然回身,接了江天力这一拳,再度向后方退去。

????就在这时,只听几声惨叫,端木晗和华胤嘴角流血,被三位宗师强者在一瞬间打伤,而且被对方擒下。

????尤其是端木晗,更是被对方一脚踩断了右腿,痛的扬天惨叫,英俊的五官为之扭曲。

????“呀……”

????闻诗沁虽然对端木晗没什么好感,可她毕竟心底善良,立即惊呼一声,躲进陈飞宇怀里不敢再看。

????端木永安眼见爱子受此重创,心痛如刀绞,双眼为之龇裂,大喝道:“混账,我要让你们下十八层地狱!”

????“可惜,端木兄貌似没这个能力。”左崇亮行动如风,和江天力联手围攻端木永安。

????另外的三名宗师强者知道他们插不上手,擒下端木晗和华胤后,纷纷向后方跃去,露出一大块空地。

????三位“半步传奇”的强者出手,场面自然非同小可,强烈的犹如实质的劲风向四周激荡,宛若台风过境,偌大的院子里到处都是长长的裂缝和坑坑洼洼的坑洞。

????闻靖云等人修为浅薄,难以抵挡左崇亮三人交手散发出的余劲,只好一退再退,同时内心满是震撼,“半步传奇”强者的实力,简直太惊世骇俗了!

????闻诗沁躲在陈飞宇的怀里,被陈飞宇所保护,完全不受周围气劲的影响,反而奇怪爷爷他们为什么会一退再退?

????很快,场中情况便呈现出一面倒的情况来,端木永安的实力,本就和左崇亮、江天力两人相当,面对两人联手自然不敌,再加上他担心端木晗的伤势,以至于心神不定,出手之际又弱了三分,没过多久,便被打得连连后退,嘴角更是吐出好几口红色的鲜血来,把胸前的黑色中山装都给染成了黑褐色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????闻靖云等人何时见过这等惊险的场面?一个个心里又惊又惧,按照目前的趋势来看,如果不出意外,端木永安的落败是迟早的事情,到那时候,在场的所有人,又一个算一个,怕是一个都逃不了。

????彭文和童一凡两人惊惧之下,双腿微微打颤,心里肠子都悔青了,妈的,要是早知道会遇到这种事情,打死他们都不会今天来闻家了。

????秋雨兰暗皱秀眉,不自觉地向陈飞宇看去,现在的情况对端木永安极其不利,为什么陈飞宇还不出手,难道他不知道,他跟端木永安联手,胜算会更加大吗?还是说,陈飞宇有自信一人打败左崇亮和江天力联手,以及再加上三位宗师强者的围攻,所以他才泰然自若?

????秋雨兰只觉得晕晕乎乎的。

????“雨兰,你在看什么?”突然,白志虎站在旁边,顺着秋雨兰的目光向陈飞宇看去,眼中闪过轻蔑之色,道:“那小子看着有些面生,应该不是南元市的人,不过长得倒是挺清秀,原来雨兰喜好这口。”

????秋雨兰脸色阴沉下去,语气也很冰冷:“我喜欢什么样类型的男生,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,而且我警告你,你可别在背后说他的坏话,因为这会让你后悔一辈子。”

????“哦?”白志虎轻蔑而笑,道:“你的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,端木永安马上就要败了,到时候,连同整个闻家,都会被家主踏灭,那小子既然和闻家站在一起,自然也免不了身死的下场,你用他来威胁我,真是莫名其妙。”

????“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。”秋雨兰神色冰冷,同时向场中战况看去。

????正如白志虎所说,端木永安已经彻底落入了下风。

????突然,只见左崇亮和江天力前后夹击下,端木永安一时不察,被江天力一拳打中后心,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前飞出去,同时“哇”的一声,吐出一大口鲜血。

????左崇亮瞅准机会,立即追上一击刀罡,将端木永安整条右臂给齐生生斩了下来,猩红的鲜血为之四溅。

????端木永安又是惨叫一声,重重摔倒在地上,左崇亮立即上前,一脚踩在了端木永安的脖子上,只要他微微用力,就能轻而易举地踩碎端木永安的喉咙,同时哈哈大笑道:“端木兄,现在你之性命操与我手,不知道你有何感想?”

????“你杀了我吧。”端木永安脸色发白,抿紧嘴唇一言不发。

????他不但身受重伤,而且还被斩断一臂,就算今天能侥幸逃过性命,怕是修为也会暴降,再也没办法继续在中月省称霸,所以心若死灰,完全没了斗志。

????左崇亮和江天力笑的更加畅快。

????闻靖云等人脸色苍白一片,端木永安败了,也就意味着,左崇亮能够腾出手来对付他们了。

????他们如何不惊,如何不怕?

????得意的小声渐渐止歇,左崇亮依旧脚踩端木永安,看了闻靖云等人一眼,笑道:“江家主,那些蝼蚁就交给你随即处置了。”

????闻靖云等人脸如死灰,仿佛已经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。

????“你就看好我的手段吧。”江天力得意而笑,向闻靖云等人走去。

????就在这时,突然“噗通”一声,彭文立即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,又是谄媚又是求饶道:“江家主,左家主,求求你们饶我一命,我跟端木家族……哦对,还有闻家,我跟他们一点都不熟,求求两位家主大发慈悲,放过我一马,我保证,以后绝对做牛做马,听从两位家主的任何差遣。”

????秋雨兰眼眸中流露出鄙夷之色,亏彭文还是南元市附近最为有名的富二代,结果江天力还没说要杀他呢,他就已经跪下求饶了,一点男人的骨气都没有。

????童一凡眼见彭文跪地求饶,二话不说,同样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地上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:“两位家主,我跟端木家和闻家同样没什么关系,你们可千万不能杀我,只要你们放我一马,你们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。”

????闻诗沁暗皱眉头,和秋雨兰一样,心里一阵鄙夷,以前她怎么就没发现,童一凡原来也是个软骨头呢